二次元小窝 次元说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自从《诡秘之主》的漫画开始连载后,对于这部漫画的不满也日益增多,我曾经多次点述过国产漫画的问题,这次我也不会放过,因为这次的情况是一个非常非常典型的市场决定产品的例子。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当下人们对于国产漫画的怨念基本上集中在以下几点上,条漫、画工不及格、团队作业还偷工减料、不重视剧情等,关于这些问题点我就不再过多赘述了,我和我的同僚们有很多文章是关于这些方面的。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而这次《诡秘之主》漫画至少表现出了三个问题,这些问题才是核心问题,这三个问题分别是,用户群分割问题、市场心态与成本问题、市场周期问题。

1、表现形式导致用户群分割:这个问题应该是国产漫画最尴尬的一个问题了,并且在可以预见的时间中这个问题应该是解决不了了。

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中国最庞大的漫画爱好者(还不能叫做消费者)群体是通过条漫的网络传播而诞生的,与发展了二十多年的页漫受众一起形成了国内的漫画市场。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而条漫的流行是在2014年前后,这之间由于缺乏中间群体,双方开始出现了明显的隔阂。

随后新问题就出现了,国内的漫画平台也随着这三个群体开始了分化,承接纸质漫画杂志,主打页漫的有妖气、主打彩漫条漫的快看漫画、以及各类有版权或无版权的日漫网站,进一步加剧了用户群体之间的分裂。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这其中以条漫与页漫的冲突最为激烈(彩漫是细节缺失,但有办法补救),因为这两种漫画的表现形式截然不同,传统漫画以纸质书与电脑网页为载体,是手机时代前的产物,而条漫是完全以手机为基本载体的。

双方最大的差别就在于条漫为了照顾手机的阅读习惯,完全放弃了横向的画面表达,这个差别让条漫与传统漫画彻底隔绝开来,进而导致了用户群体的单向隔绝(条漫可以向传统漫画过渡,但反过来就很难。)。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具体到《诡秘之主》的漫画上,起点的用户群体一直以来都是20岁—40岁年龄段群体,并且根据过往的数据分析的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出。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起点的主要消费人群集中在20—30岁,沿海一线城市的男性(女性比例在增大,但依然是少数),这个年龄段的人群要么没有接触过漫画,要么漫画看了无数本,很少有人是从看条漫开始看漫画的(毕竟条漫的历史只有短短的几年,而且男性的文化娱乐中大概率包括游戏这种文化产业集大成者)。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因此这部分人群对于条漫形式的漫画改编自然无感,甚至对于条漫缺失了大量细节与偷工减料而感到愤怒(并且接手漫画改编的作者画工明显有问题)。

2、市场心态与成本问题:这是造成《诡秘之主》改编漫画以及国内条漫水平低下的直接原因,关于条漫其实大家一直有一个误区,就是条漫作为一个画面表现形式,必然缺失细节。

这个实际上是完全错误的,简单来说,只要作画标准一致,条漫与页漫的出稿时间实际上不会差很大,那么为什么两者的实际差距会表现得如此之大呢。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稿费实际上没什么差别

首先,条漫是网络时代的新产物,作为一个网络时代的产物,它要被资本接受的首要条件就是要能够跟得上热点变动速度。

而页漫作者习惯的周更甚至月更在互联网时代显然就有些跟不上趟了,网络平台为了能充实内容,确保数据量,最简单最容易操作的办法就是增加漫画数量,同时要求作者增加更新量(就算平台不要求,读者也会有要求的)。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漫画是一周双更

市场的需求导致作者也开始向快速更新的方向走去,但绘画毕竟是一个手工活,再怎么增加人手,作画速度也是有上限的,那么剩下的办法就是降低作画标准了。(不但条漫如此,页漫也开始有往这条路走了)

其次,国内的漫画发展还远没有到作者之间竞争的程度,竞争的主力实际上依然是平台投入,平台一放松马上作品热度就开始降低了(快看这一点上占先机了,条漫市场基本上都是它开拓的,独享一个市场,无奈这个市场消费能力太弱)。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发展程度不够的一个表现形式就是用户群付费欲望不高,无法开展付费观看模式(各个漫画平台的付费观看推行都不顺利,起点在这里取了个巧)。

而为了维持作者团队以及网站的内容数量,各个平台只能自己掏钱去发稿费,同时将资源不加审核的集中在了热度高的作品上,而不去深挖作品内核。

于是业界开始出现大量低水平工作室与作者,开始拼更新速度与爆点,不论剧情合不合理,只要有爆点就敢往上画,只要维持高热度就能从平台那里获取稿费,市场三角被打破,作者——读者——平台的三角结构变成了作者——平台。

这一点落实到《诡秘之主》的漫画上,我们就看到了大量的画面建模和复制粘贴,降低画面背景工作量,以及受欢迎的内容要素大量堆积,对原作了解不深等等问题。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起点是国内最大的网络小说平台,但在漫画行业上也无法对抗整个行业风潮,不论起点的初衷如何,他们最终并且最经济的办法只有改编成条漫。

而这在现在国内的漫画市场上是常态,我这里顺便说一下我的一个猜想,起点的项目组作为文化工作者不大可能不了解国内的漫画市场。

这次的漫画化我认为恐怕确实不是给原作粉丝看的,是实实在在的用来突破壁垒的尝试,起点应该是打算靠这部漫画来吸引一些条漫受众群来进一步提升起点的受众。

3、市场周期和题材选择问题:国内的文化市场最大的特点就是更迭时间快,尽管网络文学通过百万字的长度尽可能的延长了热度持续时间,但是这个时间依然非常紧张,完结后半年,再优秀的小说也会被新的小说取代。

所以不论是起点还是其他平台,都必须尽快完成改编事宜,不然一旦失去热度,所有的投入都会打水漂,而起点现在一年要改编多少作品呢?2019年的改编,光是动画就是20部上下,这还不算漫画和其他的改编。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可以想见这是一个多么大的工作量,请注意一点,即使阅文不是改编的主导方,这其中也有大量的讨论、版权问题、发布细节等事务需要阅文配合。

而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从改编的角度来看,《诡秘之主》并不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素材,首先《诡秘之主》是肯定无法改编为电视剧或电影的(至少在中国网文进入好莱坞视野之前),这个在读者圈子里是已经有共识的了。

而改编为动画和漫画,如何打造画面就是一个大问题,这里我可以举一个例子,那就是华纳兄弟版、小罗伯特唐尼和裘德洛主演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这部作品被认为是蒸汽朋克元素植入主流商业片中的成功尝试。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在我知道的各类制作人中,我觉得我只能想到大友克洋、押井守等人适合做这类型的动画,毕竟《诡秘之主》中有大量的景物、人物与日常描写。(或许川尻善昭也可以?)

高难度的改编让人很难判断它的收支比与制作时长,如果制作时间太长(这几乎是确定的了),那么注定起点会放弃这个项目。

而从具体的情况来看,起点恐怕确实对于《诡秘之主》的改编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去协调管束,按照已有的情报,改编工作室是去年四月拿到了授权合同,六月份出了预告,然后到了今年一月正式放出。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这中间长达半年的时间如果读者有关注过的话,就会发现工作室和读者之间的骂战就一直没有停过,起点官方也一直没有一个定论,这显然只能归结为起点方面的态度了。

最后我们可以总结一下《诡秘之主》改编漫画的问题,确实是一个非常经典的市场选择决定成品质量的案例,首先《诡秘之主》的改编难度过大,投入收支比与制作时间不明朗,市场和平台自然不会在这方面投入太高的资金与人力。

其次,国内主流的阅读方式是手机阅读,人数最多的漫画受众群体是条漫,并且在年龄阅历乃至消费能力上与起点主流人群格格不入,而投入太高做精细的页漫既不符合移动阅读的习惯,也很可能会出现亏损。

所以起点做出了一个最经济的选择,做成本最低,更新速度最快,面向人群数量最多的条漫,这么做的优势很明显。

诡秘之主漫画改编失败:市场条件下的无奈博弈

原作粉丝不会受到影响而选择放弃原作,做好了是锦上添花,平台、作者、粉丝实际上都不会受到太多实质性的损失(漫画一章49点起点币),反而可能给起点增加一批新读者。

然后还是对起点漫画区做一次宣传,起点漫画区一直不温不火,用户也主要是起点本身的用户,借着这次机会或许能够让起点漫画区起来,而且我感觉其实起点挺重视漫画区的。

总的来说《诡秘之主》改编漫画会弄成这个样子,除了有一部分是题材与时代选择的问题外,更主要的原因还是主流市场的需求与《诡秘之主》原作的冲突。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或许以后乌贼拿回了自己的版权后可能选择重新改编,也可能不会,但我衷心的期待一部真正的《诡秘之主》漫画的问世。

二次元小窝作者编辑:巡门守夜

留下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