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小窝 次元说 毁掉旧世界固然重要,但更重...

毁掉旧世界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建设一个新世界

近日来,南京夏日祭一事已经引发了国内的高度关注,很多人指责不应该在南京这种城市,举办一场带有明显日本文化色彩,还与日本宗教、庆典关系密切的动漫展会。

笔者对这一点同样是高度认同的,南京这座城市对于中国人民而言,确实带有不容置疑的伤痛。

只是这件事的走向,却开始向着一个不同寻常的方向发展而去,部分网友将指责范围扩大到了全国,并将其他动漫展会也一并视作攻击对象,认为他们是日本文化入侵的带路党。

然而,事件到此也并未结束,微博讨论中出现了这样一则发言:

“夏日祭漫展的举办地点,用线条连起来的话,是日本地图的形状。”

随后这则发言的影响力迅速扩大,并且衍生出了诸多话题。比如一些不知真假,自称道士的人声称,这是日本人的阴谋,这些举办位置可以组成一个阵法,消除中国的气运。更有甚者声称,自己在前一段时间,与日本阴阳师大战三百回合后,护住了中国的龙脉。

随着这些话题的出现,针对夏日祭的声讨快速蒙上了一层封建迷信的色彩,我无意去探讨封建迷信是否能与爱国思想共存。

但有一件事是需要声明的,即那张自称标注了所有夏日祭举办地点的图片,是被人为删改过的。西北地区的乌鲁木齐同样举办过夏日祭,但这张图的制作者却故意忽略了这一信息。

笔者再声明一次,这篇文章并非是为了给南京夏日祭洗地。但有些事确实需要说出来,好让大家能更好地了解南京夏日祭,以及整起事件的前因后果。

夏日祭这个词最初确实与日本文化相关,但传入途径是确实大家想想不到的。

千禧年第一个十年,国漫与日漫的市场竞争为国内的动漫爱好者圈子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COSPLAY的传入,也为漫展行业奠定了核心客户群。

中国巨大的人口数为漫展提供了足够的客户群,但中国的国土面积却导致中国漫展存在一个致命缺陷:作为实体行业中最实体的部分,二三线城市空有客户群,却因为漫长的交通距离,无法拿到对应的资源。

这是国内夏日祭这个名字普遍存在的核心,国内最好的漫展资源存在于哪?上海,只有上海以及周边城市能拿到最全面的物质资源,即IP。但远离上海的二三线城市,则陷入到了一个死循环中,寻找IP资源的成本过高——无法吸引更广泛的爱好者群体——小体量的展会难以吸引IP资源——无法掏钱去做更好地内容。

为了解决这件事,二三线城市的漫展开始相互模仿,一个模式爆了就争相模仿,从内容到名字无不如此。这是夏日祭这个名字能够普遍存在的核心,如果各位去漫展信息网站检索,可以看到大量名字、内容相仿的展会,上面就是这个现象出现的原因。

大家不信的话,可以去检索一下北上广深成等地区,国风或者国漫比例高的展会有多少,以此为圆心,周边地区的漫展又是如何。而这个名字能长期存在的原因,是因为国内大中小学有暑假,这个时期是潜在客户群最多的时间。

可以说,南京夏日祭这起事件,从国内漫展的发展进程来讲,有一定的必然性。

然而,这起事件的无序蔓延,也可能会对国产动漫行业,产生难以预计的影响。正如笔者之前所说,限制二三线城市漫展的最重要因素,就是国产动漫行业集中在上海地区,难以辐射至二三线城市。

但反过来说,一旦国产动漫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顺着高铁延伸至各个省会城市,进而深入二三线城市当中。

笔者很肯定,看到这一阶段的读者一定会认为,国产动漫行业的发展怎么跟漫展有关系。

漫展难道不是由一堆充斥着盗版商品的摊位,以及不知所云的表演构成的么?

这个想法在一定程度上是事实,但深入来讲,地区展会难以获得IP资源是导致这一情况泛滥的根源。而国内有很多人在努力扭转这一风气,通过自己的工作让国产动漫能够深入到二三线城市当中。

国动巡回礼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它是一个新兴的漫展项目,致力于将国产动画及其衍生品能够落地至各个城市,这是下一个十年中,中国漫展行业的发展目标,而这段路注定是艰难而曲折的。

但南京夏日祭事件发生后,因为部分人的不理智,使得很多地区的无辜展会都受到了冲击。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漫展这项工作对连续性的要求是很强的,停办一期就会极大影响艰苦聚集起来的用户群。在疫情的打击下这个行业已经举步维艰,如果再因为南京夏日祭事件的影响,很多地区持续了数年甚至十年的老牌展会都因此覆灭。而这些老牌展会的存在,很可能是当地动漫爱好者在线下接触国创作品的唯一途径。

换句话讲,这些老牌展会辛苦聚集起来的用户群,尤其是愿意为国产动画花钱的用户,会像风一样散去。想再聚集回来就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在这笔者要强调,漫展行业的起源确实是建立在日本动漫文化进入中国这一大前提之上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国产动漫不能利用这个现成的线下渠道。

能看到这里的读者,肯定会再次出现疑虑,看动漫而已,上网就能看。线下渠道真的重要么?答案是很重要,因为任何文化产品的成功都离不开对爱好群体的运营。

互联网既是多彩的又是单调的,他能一瞬间展现出许多美好的事物,但它能起到的作用也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如果缺少线下渠道,那么就无法巩固爱好者群体。进而让这些爱好者群体逐步流失到其他国家的动漫文化之中。

而中国漫展行业的进程,就是这一点的最直观体现。

在2012年4G上线的那一刻,国内的漫画杂志与制作公司纷纷踏出了错误的脚步,要么是为了扩大市场份额,不顾一切的增加IP数量,却无视了作品内容。要么是放弃线上,认为实体杂志永恒不变,最终在互联网的大潮下被冲垮。这些十几年前国漫中坚力量的衰退,让日本动漫成为了国内的主流,直观感受或许会骗人,但市场不会。

这十年间,各类动漫店中充斥着日漫产品,不论是正版或盗版,都在不断扩大日本动漫的影响力。而在实体经济退潮的今天,各种形式的漫展已经成为了爱好者线下聚会的唯一选择,也让国产动漫的线下发展举步维艰。

如今在不理智人群的冲击下,各地已经出现了封查、禁止漫展和动漫产业相关公司、店铺的新闻。

但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好消息,因为市场需求就摆在这里,疫情都没办法完全消灭的漫展行业,更不会倒在这次冲击中。

各位热情上头,打算坚决消灭动漫展会的人,过去一年后可能会发现,漫展依然在举办,而日漫产品的占比并不会减少多少。因为不论发生什么事,都很难影响到日本的动漫产业链,而国内发生的事会切实影响到国产动漫的未来。

在这里笔者只需要举一个例子即可,负责查禁文化制品的人,大概率分辨不出哪些是国产动漫,哪些是日本动漫。如果各位真的打算消灭漫展,或者说漫展中的日本文化,最正确的选择是支持国产动画,至少贡献出哪怕一个点击量。

在人类历史上,只有全面封锁国境线,以及文化产业的极大兴盛,才能确保本国文化的顺利传承。我相信没人想回到“寸板不得入海”的时代。那么唯一的选择就只有一个,支持国产动画。让国产动画能够在逆境中逐渐成长起来,进而反扑日本动画市场。

留下回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