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动漫展的那些事儿

关于动漫展的那些事儿

文:忧郁的小胖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曾几何时,每次的动漫展都是一场盛宴,漫画创作交流还是动漫展的主流,COSPLAY还只是动漫展的点缀内容,时过境迁,全国动漫展遍地开花,展变多了,逛展的人却没有了当年的热情,十多年时间,笔者也经历了从动漫爱好者转为动漫行业从业者的蜕变,回头看看,关于动漫展会,有太多想说的。

2016年初笔者曾对全国百余动漫展会及千余动漫爱好者进行问卷调研,多数问卷问题与接下来本文的立意点相关联,下文将结合调研图表进行同步分析。

开始正文前,首先对民间动漫展进行自己的定义,这里我们不讨论中国国际动漫节等大型政府级主导展会,基本上每位业内同仁都参加过杭州国漫,对国漫的了解甚至多过笔者,用圈内的说法叫产业层面的内容太高大上,而民间动漫展没有那么高的门槛更接地气,在明确了本文所谈的主体内容后,那么接下来问题来了——

 

民间动漫展都有什么主要内容?

 

嘉宾俗称大大,网络语言衍生词,在网络语言中,大大有高手、能人的意思,最初称谓用于小说作者或漫画作者,即某大为其作品的一种尊敬的称呼,表示用户对作者的尊敬,后来转化为对动漫不同领域的达人的统称,如“COSER大大”、“声优大大”、“作者大大”等,而动漫展的嘉宾便是将不同领域的顶尖高手请到活动现场与普通爱好者交流,当然现在的动漫展已经不再是交流,嘉宾已经成为偶像化定位,更多情况下嘉宾交流其实是动漫圈的偶像见面会。

嘉宾的分类,除了前面提到的COSER(COSPLAY)、声优、作者(漫画家、小说作者),还有近年来兴起的唱见、舞见、以及和二次元相关连的特定艺人,以下将进行详细介绍

首先不得不提的是COSPLAY,百度百科对COSPLAY的定义为利用服装、饰品、道具以及化妆来扮演动漫作品、游戏中的角色。作为英文Costume Play的简写,日文コスプレ。而玩COSPLAY的人则一般被称为COSPLAYER(简称COSER)。COSPLAY因其低门槛,累积了大批正在从事COSPLAY活动的爱好者群体, COSER也逐渐呈低龄化发展趋势,由此带来了摄影、后期、妆娘等特定收入群体及“职业道具师”、“职业COSER”等一系列特定技能职业,在动漫展现场,有不少妆娘会选择临时摆摊有偿为COSER进行化妆或补妆,摄影师与COSER之前也进行提前约定(俗称约片)进行现场拍照(俗称场拍),当然以上模式不仅仅局限于动漫展现场,也可以选择专门的外景或内景地进行跟拍,同样部分摄影师、妆娘会选择有偿服务,外内景COS作品一般成片会交由专门的后期进行照片处理,简单处理如调光、修脸等,复杂处理如背景添加、特效处理等,根据难度所收取的酬劳各有不同,摄影和接妆一般本地当面合作,而后期则可通过网络进行合作,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19.83%的人群去动漫展是以约片拍片接妆等COS相关服务为目的。

1

什么样的内容最吸引您去动漫展?

道具师最初是以服务于COSPLAY团队制作人物及场景道具,主攻各大COSPLAY赛事,国内著名COSPLAY社团吸血鬼联盟因其多产精良及有特色的COSPLAY道具,多次获得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奖项及全国其他COSPLAY赛事奖项,后吸血鬼联盟社团骨干由东北迁往北京,转型血盟工作室,为各大游戏厂商、影视剧进行道具设计产出。

前文提到的除了道具师外,还有“职业COSER”这一概念。

这里需要从最底层说起,近百分之二十的人群去动漫展是为了与COSPLAY相关服务,足以见得COSPLAY人群在动漫展会当中所占比重,从全国动漫展会对COSER的不同制度模式也可以看出这一人群在展会中得见重视:西安动漫展会用倒贴成本的形式为社团提供免费社团展位,方便社团演出人员休息及化妆(当然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让社团展位展现社团风貌或让社团展位能有互动活动参与性,不知何时变成了只有化妆和休息的鸡肋这点暂且不论),广东地区对COSER开放了“COSER自由行”模式,此后全国部分地区效仿此模式,通过提前登记免去了COSER们进入漫展的门票,用此措施确保COSER的参与度及良好的圈内宣传口碑。当然说到COSPLAY的初衷,早些年大家都是凭着对动漫作品的热爱,喜欢什么作品COS什么角色,或者为了热爱的作品聚集在一起出COS剧,而近些年,COSPLAY的性质悄然发生转变,看到熟悉的COSER们变成大大,以及虚荣心的作祟,COSPLAY圈出现了各种“贵圈真乱”事件,百度贴吧除了COSPLAY总吧和各地COSPLAY吧之外,COS吐槽吧悄然成为新的战场,各地的COS吐槽吧隔一段时间便会上演一场大戏,这当中有些事件是和展会密切相关,展会现场出现低俗COSPLAY作品或含有军国主义元素COSPLAY作品,更有甚者在现场为了博取话题做出推到、啪啪啪等低俗动作,懂得人知道那是玩梗,不懂得人看到怎么想,结果就是被主流媒体放大化报道,影响到整个COSPLAY文化的正面积极性,笔者在多地动漫展走访中确实有听闻类似事件,由此反映出展会对COSPLAY无法全面管控的症结,当然锅也不能全部是展会背,摄影师约私房啪啪啪事件就跟动漫展没啥关联。

当然职业COSER也只是一个概念上的叫法,老资历的COSER们近年来有了不同的选择,除了常规情况下的跑展当嘉宾并签售自己的周边产品(这部分的收入并不低,有关嘉宾收入及对展会票房带动的分析后文详细提及),有些COSER本身有着本职工作,大多与动漫并无关联,在他们看来,无论跑展当嘉宾还是贩售自己的周边都属于额外收入,本职工作才是根本。另有一些COSER转型做CEO,开发运营动漫相关产品,二次元圈比较有人气的应用“JUJU”、“小宇宙”都是其中的代表;或出版COSPLAY教程、或跨入游戏产业做道具及外包服务,前文提到的道具师就是其中类别。

依旧在坚持的COSER们也在寻求新的突破点:COSPLAY微电影,国内著名COSPLAY团队304和黑天工作室在2015年分别同手游进行合作推出COSPLAY微电影作品《琅琊榜》和《古龙群侠传》。此外黑天工作室推出原创脱口秀栏目《牙尖十八怪》,由搜狐视频、56视频联合红龙娱乐打造的《终极变身》也开创国内首档大型原创COSPLAY竞赛类真人秀节目,以上都是COSPLAY文化的转型尝试。当然随着近些年国产动画作品的兴起,知名COSPLAY团队同国产动画作品的合作案例也有不少,早些年千色境界同《魁拔》的合作,近些年304成员押切出的《侍灵演武》的周瑜、304与《狐妖小红娘》的合作等都是其中代表。

网剧也是COSER转型的阵地,作为国内最早获得COSPLAY国际奖项的COSER,地狱蝴蝶丸在2008年获得世界COSPLAY大赛银奖,此后签约香港经期公司成为第一位转型签约艺人的COSER,参演《万万没想到》、《天才J》等多部网剧,并凭借对《天才J》女一号叶初夏的成功塑造,荣获2015土豆映像季最佳演员奖。

2015微博V影响力峰会上,@丁一晨DYC、@hans_阿狸、@姚非拉、@重工组长于彦舒、@黄靖翔、@天水三千、@七雪本尊、@笛子Ocarina、@酚酞瓜Orz、@小爱的妈 获得微博2015十大影响力动漫大V,十位当中COSER占据三席,足以见得COSPLAY在动漫爱好者当中的影响力。

2

微博2015十大影响力动漫大V颁奖典礼(图片来源:304官方提供)

3

304 COSPLAY微电影《琅琊榜》宣传图(图片来源:304官方提供)

4

黑天工作室 COSPLAY微电影《古龙群侠传》宣传图(图片来源:黑天工作室官方提供)

5

《侍灵演武》COSPLAY作品  COSER:押切(图片来源:网络)

6

《狐妖小红娘》COSPLAY作品  COSER:黄靖翔(图片来源:网络)

说完了COSER,接下来谈谈唱见舞见,百度百科对唱见的定义为唱见歌手,也叫歌见,泛指在视频网站投稿翻唱作品的业余歌手。这一名词主要源于日本视频网站niconico,歌ってみた的意思为:试着唱了一下。在niconico网站上也活跃了一大批能力堪比专业人士的翻唱歌手,多称呼为“歌い手”,这些人获得大量fans支持。更有人出道成为真正的专业歌手。是从翻唱投稿标题中“歌ってみた”衍伸出来的对投稿作者的昵称。舞见的定义同理。那么既然是活跃于网络投稿的歌者舞者,为什么会同动漫展关系密切,这里谈下唱见舞见的发展。

最初的唱见基本上都是日翻歌曲,其中又以动漫歌曲翻唱为主,基本上活跃于各大动漫论坛专门的翻唱交流版块,或有一些专门的翻唱交流论坛,论坛中的交流形成了最初的日翻歌手的小圈子,之后ACFUN、BILIBILI等弹幕文化站点的兴起,唱舞见的活跃阵地转向AB两站,大约同时期,同人展这一小众动漫展分类逐渐兴起,各地先后有了独立的同人展品牌,此时唱舞见由线上交流逐渐转向线下,同人展的LIVE演出,便是唱见舞见们最初的活跃舞台,陆续开始举办,翻唱和舞蹈版块聚集了一批特定群体的爱好者,最初只是交流氛围,此后部分LIVE活动由同人展活动版块转为专场演出活动,展与LIVE逐渐分离,而近年来,又有了常规动漫展会与LIVE演出结合的发展趋势,于是便有了唱见、舞见作为嘉宾被动漫展(非同人展)有偿邀请的的趋势。

7 8

2015南京GoodJob新年祭夜场LIVE人气(图片来源:官方)

9

2015年9月13日,第二届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动漫创意文化周,活动第三日,西安著名LIVE策划团队“宅乐魂PROJECT”应邀进行专场演出,除团队唱见舞见参演外,特邀国内著名唱见“翘课迟到少恭桑”作为空降嘉宾出席演出。(图片来源:官方)

笔者总结出了几个关键词对唱见舞见高人气进行概述:真材实料、颜值、话题性(卖腐、八卦事件)等,再往下说可能会触及到粉丝底线,就此打住。最后关于唱见部分还有一点补充内容,近年来新媒体动画的兴起,许多片方选择主题曲同唱见合作,如祈inory(《纳米核心》主题曲《Glimmer》)、冥月(《凹凸世界》主题曲《狂妄之徒》)、呦猫(《雏蜂》主题曲《the Lost Eden》、《神明之胄》主题曲《无终》)等,特别一提的是祈inory还被选为Vsinger旗下的虚拟歌手乐正绫的声源,此前声源均选择同专业声优进行合作(刘婧荦、山新)。

接下来谈谈声优,声优是日本对配音演员的称呼,因为二次元文化的影响,以及国内大量动漫爱好者追日番(日本动画)的习惯,国内动漫爱好者也将动漫游戏网剧等二次元相关配音演员称为声优。日本的声优已经成为偶像化定位,除了通常的配音工作外活跃于其他活动领域,而在国内,近年来新媒体动画的兴起,也有一批声优团队逐渐由幕后走向台前,“北斗企鹅”、“音熊联萌”、“光合积木”等便是其中的代表,连带着动画作品的高人气,这些声优团队也逐渐在粉丝群体中有着很高的人气,伴随着高人气便是各大动漫展的嘉宾邀请出席,作为单独声优团队或个人出席,或打包动画一起出席,声优已成为当下动漫展嘉宾邀请的又一大分类。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2.9%的爱好者对声优有足够的兴趣,这一比例已经过半,超过COSER、日本艺人、动画主创团队,仅位列与漫画家所占比重之后。

10

您对哪类二次元大大感兴趣?

这里特别提一下葛平老师,作为配音演员的老前辈,早年葛平为动漫爱好者留下了《蓝猫淘气三千问》当中蓝猫的经典声音。2008年前后葛平的视频被A站用户重新剪辑后出现了大量恶搞MAD、鬼畜视频,“葛炮“在当时成为葛平的代名词。难能可贵的是,葛平对二次元文化的接纳与包容,在之后的某场爱好者见面会中,葛平对来访观众称呼为“基友”,并对用自己声音进行二次创作的作品持宽容态度,本人在见面会签名时也多满足要求,甚至不吝写下“葛炮”等各种带有恶搞意味的留言和签名,赢得了网友的尊重和爱戴。如今,葛平老师已经是各大动漫展嘉宾的常客。

说完了嘉宾的各种分类,有几个特别案例需要提及,通过案例去分析二次元2.5次元纯三次元领域嘉宾邀请的不同情况

深圳UF无限幻想动漫游戏嘉年华,2014年8月15日—17日,展期邀请到日本超一线人气声优堀江由衣(关于堀江由衣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百科),这是堀江由衣首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参加大陆粉丝见面会活动,同期该展会邀请到的其他日本嘉宾包括日本人气声优柿原彻也、津田健次郎,日本人气舞见团队“musumen。”成员,阵容空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本展会是作为2014深圳国际品牌授权展览会的附属B to C活动独立运作,声优见面会无意外的获得了超高人气,内场VIP票在淘宝开售五分钟内全部抢空,但展会也暴露出一些其他问题,带来了高门票收入的同时却无法保证现场商家的销量,比起同级别其他类动漫展商业销售不理想,主要原因是购买漫展门票人群大部分是奔着嘉宾见面会,目的性明显,其他漫展内容并非这些观众考虑的范畴。以及超一线嘉宾邀请的展会却选择并非动漫展一线城市的深圳市举行,实际对真实票房也有一定影响,通常重磅嘉宾尤其是日本艺人来华活动都会选择优先上海广州其次成都北京,虽然深圳离广州不远,但实际动漫展规格级别以及爱好者氛围差距还是较大。遗憾的是因运营方战略调整,深圳UF无限幻想动漫游戏嘉年华只举办了一届,成为昙花一现。

11

深圳UF无限幻想动漫游戏嘉年华堀江由衣、柿原彻也见面会现场(图片来源:官方)

广州ACG动漫音乐节,2015年7月25日—26日,展期邀请著名演员、歌手汪东城出席,这是汪东城二次元活动首秀,此前汪东城公开表示了对动漫二次元的热爱并秀出多组COSPLAY作品,频繁出现于各大动漫报道中,成了大红大热的二次元名人。本场活动话题性持续发酵,也为动漫展嘉宾邀请打开了新思路,邀请非动漫领域演员歌手类艺人,但艺人本身同二次元文化有关联,同样可以带来足够的关注度和票房。

12

广州ACG动漫音乐节汪东城身着COS服见面会现场(图片来源:微博)

广州Ani-Joy安捷动漫游戏展,2014年8月9日(TFBOYS见面会日)。很多动漫爱好者可能因为这件事记住了TFBOYS。作为动漫展邀请嘉宾为了带动票房本无可厚非,但偏偏邀请的嘉宾和二次元毫无关联,结果就变成了嘉宾见面会喧宾夺主。为了见偶像,大批和动漫毫无关联的粉丝疯狂抢票,当天的门票在网上哄炒到十倍以上的价格,去现场的都是为了见偶像,而真正想去逛漫展的爱好者却无法入场,甚至影响到了商家,因为不是对口受众,导致商品无法卖出……事后网上骂声一片,甚至有爱好者集中抵制该展会的情况,高票房却带来了低口碑,真正二次元和三次元的交集在何处、界限又在何处,退一步来说,如果TFBOYS同二次元哪怕是只有一丁点关联,比如为某部动画作品或游戏演唱主题曲,或代言了某部作品的宣传,亦或者成员当中有具备动漫属性的,是不是大家的认同度就会更高一些,又或者不会出现这种受众人群完全不匹配的情况,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都成为业内同仁所思考的。

13

广州Ani-Joy安捷动漫游戏展场外人流从场馆排到地铁站口(图片来源:和邪社)

14

广州Ani-Joy安捷动漫游戏展现场人气(图片来源:和邪社)

近年来,随着邀请渠道信息的开放,国内动漫展嘉宾邀请方向呈多元化发展,受国内一线COSER嘉宾档期影响,选择另辟蹊径,邀请一些与二次元相关的艺人,如山下智博、Ladybeard、水手服爷爷、比利海灵顿同样有着不错的票房号召力,或选择邀请为动漫作品演唱过主题曲的日本歌手专属动漫类歌手或唱见在漫展举办mini-live,外籍艺人来华演出需要申报涉外演出批文,由于涉外演出批文审批由之前的文化部下放到各省级文化厅,故在操作难度及门槛方面有所降低。有一点需要特别说明,许多日本声优同时以歌手身份出道发行个人唱片,在嘉宾邀请方面最初就需要明确是作为声优身份出席还是歌手身份出席,除了在出席活动内容方面有本质区别外,邀请费用、禁忌事项等方面也有很大区别,声优见面会不需要额外进行申报,而歌手身份出席演唱就需要前面提及的涉外演出批文申报。

说了那么多嘉宾分类,动漫展和嘉宾到底有多少联系?依旧是之前那张图,问卷调查结果显示,42.77%的爱好者会为了见嘉宾选择去动漫展。而细分到对嘉宾类别的关注度,分布如下:

15

什么样的内容最吸引您去动漫展?

16

您对哪类二次元大大感兴趣?

从动漫展主办方的角度,嘉宾的需求度有多大?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7.02%的展会方将嘉宾邀请列为展会的刚性需求。

17

作为展会主办方,您认为嘉宾邀请是否是贵展的刚性需求?

那么问题来了,嘉宾邀请真的能够带来票房吗?首先动漫展的逛展人群在整个动漫爱好者群体当中所占基数较大,问卷调查结果显示,70.07%的动漫爱好者有过逛漫展的经历,对漫展毫无兴趣的人群占三成。

18

您平常会去逛动漫展会吗?

在这七成的人群当中,有多少人会为了嘉宾而逛展,这里涉及到敏感的嘉宾邀请费问题,不同的展会主办与嘉宾个人或经纪团队有或多或少的私交,而嘉宾选择同展会合作也会考虑到展会的规模、长期合作与否、同期其他嘉宾的邀请、现场出席具体做什么(主持、评委、舞台互动、签售均有不同)等,这些对邀请费用都会有影响,故本文不做具体的数字说明。有几个范围可以给出参考:

国际艺人邀请方面除了常规的邀请费外,包含助理在内的往返航班机票及酒店标准要求较高,此部分产生的费用甚至高于艺人本身的邀请费用;

国内艺人方面COSER的资历是最老的,资历、人气、话题性决定自身的身价,COSER的自身价值经过长年历练,或是参加COS剧团由舞台党转化,或是有十多年以上的资历,目前已有数名邀请费在每天过万标准的优秀COSER,而除了邀请费本身外,周边贩售也是COSER在展会现场的营收手段,通常情况下“邀请费+周边贩售盈利”构成了COSPLAY嘉宾在动漫展的主要收入手段。或也正是因为这样看上去美妙的收入模式,造成了COS嘉宾市场潜在的浮躁,不少新人COSER为了出名搏出位博话题,勾搭主办自费当嘉宾,只为了能有一些出席履历……负面能量放大化甚至影响了许多爱好者层面的COSER,盲目的去追求“职业COSER”带来的表象浮夸,而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过早定论。

唱舞见的嘉宾行情则是受到另一个外部环境的影响,首先造就了唱舞见高人气的平台AB两站,在线下活动方面都有了各自的涉足,A站是在猴山总部还在武汉的远古时期,由平台爱好者“搅基君”出资策划运营“ACFUN宅学会”这一线下活动,分别在武汉和深圳两地举办过两届,严格来说“ACFUN宅学会”并非A站官方活动,只是给了爱好者“ACFUN线下活动”这一名义上的授权,之后随着A站的搬迁北京以及运营团队转换、资本注入,该活动再无下文。如今的A站仍旧会涉及线下活动运作,和SiTV合作举办的“ShowParty翻唱宅舞大赛”便是代表。相比A站,B站的线下活动定位更为明确——LIVE。BiliBili Macro Link,简称BML,2013举办首届,参演嘉宾包括日本当红动漫歌手及乐队、Niconico人气唱见、国内网络流行文化红人、以及bilibili各领域知名UP主,自2015年起进行全国巡演,特别值得一提的是,BML的全国巡演选择的部分城市并非LIVE氛围浓厚的一线城市,旨在培养各地的LIVE文化氛围,如2015BML西安站,邀请到的日方艺人为人气唱见钢兵及舞见踏踏农,钢兵更是作为首位登录西安二次元活动的日本歌手,引爆古都。继BML之后B站接下来的运作便是签约唱舞见,这里的签约细节笔者不变多说,但是实际从结果来看,B站的签约模式将唱舞见的出场费向前推进一大步,基本上被B站签约的一线唱舞见价格不低于五千,最著名的舞见咬人猫价格破万,要知道COSER价格破万用了十多年的积淀,当然这其中也有被哄抬的可能,至少这个价格依旧有不少中小型动漫展竞相邀请,有价又有市,符合市场规律。受此影响,那些未签约B站的唱见、舞见们价格也不会低,于是造就了现在嘉宾邀请费用唱见、舞见不亚于COSER的趋势。

另外有一个令人担忧的隐患,动漫产业的核心是原创,但真正肯为漫画家出席活动而买单的爱好者比重却不高,虽然前面的调研“您对哪类二次元大大感兴趣?”当中漫画家和动画主创团队分别占63.97%和48.5%,但来自动漫展从业同人们的普遍观点是,全国除了少数地区有较好的原创动漫受众分为外,知名COSER和唱见舞见,对动漫展的门票销售带动,远超于漫画家及原创动画团队。当然调研部分受东西部、南北方经济基础及文化基础方面的差异较大,资源分布不均等因素,嘉宾的特定区域受众面覆盖,会影响到其特定地区的票房号召力,数据并非绝对精准,仅作参考。

核算投入产出比无非是计算嘉宾产生的费用是否能够带来足够的人流为了嘉宾购票逛展,在前文中对展会方的嘉宾刚需调研中,有不少展会方是新兴展会品牌,也就是说对新展会来说,考虑到最快抓住本地动漫爱好者关注度的手段,只有邀请嘉宾,这也导致了部分展会变成了有舞台演出的嘉宾见面会外加盗版周边大卖场的囧状。有关这部分内容,下文将单独版块进行分析。

19

您平常会关注哪些二次元动态?

赛事这里指的是各大COSPLAY赛事或声优宅舞翻唱等单项类别大赛,并非原创动漫类比赛,特指与动漫展会舞台演出相关联的各类比赛,下文所提到的赛事均在此范围内。笔者统计出的国内著名赛事如下

【COSPLAY类别】
CHINAJOY COSPLAY嘉年华
金面具COSPLAY盛典
西部动漫节COSPLAY Top榜
世界COSPLAY峰会(WCS)中国赛
金龙奖COSPLAY全国超级大赛
中国国际动漫节COSPLAY超级盛典
次元英雄活动子赛事——COS次元英雄(原动漫英雄)
【声优类】
V-Star次元星配音大赛
声优魂大赛中国赛区
次元英雄活动子赛事——声优次元英雄(原动漫英雄)
【宅舞类】
V-Star次元星全国宅舞大赛
JU宅天下第一舞道会
腾讯动漫星漫奖宅舞赛
ACFUN无差别舞斗大赛
……

对于新展来说,承办赛事的分赛区是最为便捷的操作模式,尤其是COSPLAY类赛事,一方面承办赛事分赛区对展会参与积极性有很大的提升,伴随着赛事的举办会有一批民间动漫爱好者社团积极报名响应,社团是COSPLAY或宅舞人群聚集的主体,有了社团的响应必然少不了舞台节目的内容,而有了COSPLAY和宅舞比赛的节目内容就有摄影师、妆娘等各类人群在展会出没,可以说一项赛事分赛区的承办对展会省去了很多操作的步骤,另一方面从成本控制的角度,以团队晋级为赛事奖励可以省去会节省舞台节目演出单独设立的奖金,这是从COSPLAY赛事和宅舞赛事方面对展会的带动性,而从声优赛比起宅舞和COSPLAY关注度较为小众,但同样可以作为展会的独立版块内容操作,也是填充了舞台演出时间,不同于COSPLAY赛事,声优赛一般会由总赛区指定推荐专业评审,从另一方面也免去了声优嘉宾邀请所绕的弯路,故承办声优赛分赛区也是部分新展会考虑的模式。

对于赛事地区承办方的选择,赛事方一般会有自己的标准,部分赛事选择常年同一家展会进行深度合作,如无重大过失或放弃承办情况下不会变更合作伙伴,部分赛事选择每年招投标形式对地区展会主办进行评估,当然有的赛事更简单粗暴,交钱买赛权。这样操作倒也简单了,部分新展会无法确保舞台演出时段填充的情况下,会选择用奖金刺激COSER报名参赛,或选择一商业COSER付费形式邀请演出(以西安为例,每位COSER商演价格为300元/天,上下浮动),核算成本后购买赛事分赛区承办性价比更高,于是便有了一些展会甚至为了省事直接以赛事分赛区而命名。集中反映在二三线城市动漫展会,部分展会运营方不在乎自身展会品牌培养,也就有了前文提到的“有舞台演出的嘉宾见面会外加盗版周边大卖场”的情况层出不穷。从赛事品牌的角度来讲,部分城市赛权频繁变更,执行方频繁变更,对赛事品牌自身在地区的口碑也有很大影响,承办方的疏忽直接影响到当地团队对赛事的抵触,甚至有些主办方拿到赛事的大赛区承办方后转将二级赛区卖给更小的主办,为了卖赛区承办而承接赛区,同样对赛事口碑有很大影响。

笔者谈了这么多赛事方面的问题,并非对赛事占展会主要内容有偏见,也并非对下放承办有成见,从展会良性运作角度来说,展会并非赛事作为主导,观众也并非只是为了看节目而去漫展,这里仅抛出问题,供业内同仁讨论。

同人前文提到的同人展,这里单独进行介绍。首先需要了解下什么是同人,来自百度百科的定义,同人一词来自日语的“どうじん”(doujin),原指有着相同志向的人们、同好。作为二次元文化的用词,特指由漫画、动画、游戏、小说、影视等作品甚至现实里已知的人物、设定衍生出来的文章及其他如图片影音游戏等等,或“自主”的创作。同人作品包括了改编的,对正式出版的漫画进行二次创作(再创作,re-creation);也包括原作的。同人创作者时常会创作出不同形式的同人作品,包括同人小说、同人漫画等。出版同人志是把这些同人创作跟同道中人分享的一个途径。许多同人作品都会由同人们制成同人志,自资出版。

作为民间动漫展的分支内容,同人展有着其特殊的交流文化氛围,首先不同于常规动漫展,同人展一般不需要舞台(有LIVE场的除外)、不需要标准展位,对于参展的同人创作社团(摊主)来说,一张桌子足矣摆放展示交流贩售作品即可;其次,通宵排队这一盛况也只有同人展才会发生,在日本著名的同人展Comic Market(下文简称CM)此前经常出现通宵排队情况,因为CM的客流非常多,以至于大手社团/企业所带的东西不够卖是很常见的。有时为了促销,还会设置限量/限定的福利,仅限前多少名购买,为了确保能第一时间入手,不得不拼一把。早些年国内两大同人展成都CD、上海CP曾有过通宵排队的盛况,后主办方、场地方及安全部门出于安全方面考虑禁止通宵排队,排队时间自清晨开始,晚上会有保安和官方人员巡夜确保万无一失。不管怎么说,通宵、抢购,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同人展才会出现,常规动漫展极少出现此类情况,也侧面反映出同人爱好者特定群体的疯狂。

20 21

日本Comic Market现场排队情况(图片来源:二次元小窝、网络)

有关同人创作是否合乎规范,一直以来一直有较大的争议,一方面作品均为作者自行创作,在日本除非作者特别声明严禁同人二次创作外,大部分作品均对同人作品持开放态度并默许创作者进行同人志印刷贩售,所以从原版权的角度来说作为默许二次创作并贩售没有涉及版权侵权行为。而在国内主要问题集中在同人本没有正规书号的问题,国内同人创作者主要以同人本(原创本、COSPLAY本、CG画集、小说都包括在内)、同人游戏/音乐、同人周边三类,大部分同人本都是小范围印刷交流贩售,但毕竟算是打了擦边球,此前某地区同人展现场被文化出版部门叫停整改也是因为此问题,而同人游戏同样也是走了擦边球操作,此外部分同人创作者所创作的作品涉及到敏感内容,也是同人创作目前的规范空白,这也侧面反映了为什么长期以来同人展只是小众活动,同人创作只针对小范围受众的原因。

虽然同人本的存在有争议,但同人文化却为原创作者提供了富饶的创作底蕴,早些年部分漫画家在进行原创漫画创作的同时也在进行同人创作,靠同人部分的贩售收入补贴了较低的漫画连载的稿费,此外CG插画部分的同人创作,也让不少国内动漫展会熟知了高水准的绘师,有些绘师同样以展会板娘形象设计创作作为收入手段,并同非同人类动漫展进行深度合作,将“创作版权”这一概念普及给各个民间动漫展团队,国内著名漫画家李昀就是其中代表,“古都ComicLand同人展”、“南京GoodJob同人祭”、“东营芦月祭(动漫文化节)”、“烟台碧海祭同人交流会”、“上海ComiCon同人展”、“北京M.Y.Comic游园会”等多家动漫/同人展均由李昀创作代表形象,微漫画、动漫之家等知名原创漫画平台板娘也均由李昀进行创作。

22

漫画家李昀为微漫画所创作的板娘形象(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23

漫画家李昀为动漫之家所创作的板娘形象(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24

漫画家李昀为北京M.Y.Comic游园会所创作的板娘形象(图片来源:官方)

“场刊”是同人展的另一特色,通常纯粹的同人展每届展会都会印刷入场场刊,通常是以伴随预售票入场领取或现场单独购买的形式,除对当届同人展参展社团分布进行说明,以及社团参展作品进行介绍外,会有四格漫画、同人文化科普等独特内容,需要说明的是同人展的“场刊”同大型动漫节展的“会刊”在叫法上相似,但内容有较大差别。

25

各家同人展场刊(图片来源:笔者个人收藏)

26

广州Ani-Comic Doujin Special Life(ADSL)本土动漫创作作品展场刊则沿用报纸形式
(图片来源:笔者个人收藏)

27

成都COMIDAY同人展场刊具有其独有特色(图片来源:笔者个人收藏)
板娘漫画连载、同人文连载、成都同人展风云录等内容丰富,如同一本正规漫画杂志内容

提到“创作版权”这一概念,有两点必须要说,首先是关于盗图的问题,网上此类事件发生过多起,均是漫画创作者作为弱势群体进行版权声讨,微博账号@反盗图联盟 经常可以看到此类事件,最近发生的事情便是江苏卫视《一站到底》节目涉嫌抄袭事件,关于此事件详细情况下放链接可以了解详情。

28

盗图事件原作者微博声讨(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原微博地址:http://weibo.com/2175377344/DfuWZ4rSE

将盗图事件与同人创作在一起说也是因为在同人圈,盗图是最为令人不齿的行为,包括上文提到的漫画家李昀早些年创作同人作品时也涉及描图(借鉴作品创作)而被国内部分同人展短期封杀,当然如今的李昀早已成功转型,毕竟每个漫画创作者都有一段黑历史。同人圈是盗图的重灾区,而同人展则是反盗图的一块重要战场,每届同人展,主办方都要对所有参展社团的申报作品进行仔细审核,所有申报的同人本都需要提供社团创作凭据,有些无法第一时间辨别的作品甚至需要社团提交创作步骤及分层图,主办方也有专业的审核团队,或有丰富的同人作品阅历,或本身也是创作者,如此严谨的操作确保了所有盗图本或盗图周边无法进入会场,将同人展打造为创作爱好者交流的净土。

关于同人创作再补充一点,同人创作如今已经有正规化的模式,部分正规出版物漫画、画集作品,内容和同人创作无异,如尚漫(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中华刀剑拟人录》,便是集结了多位绘师所创作的刀剑拟人漫画集,而李昀于2014年出版的作品《最萌民族风-中华五十六民族风情绘卷-》(中国电影出版社)将中华五十六个民族拟人成容貌各异的萌少女,根据民族特征进行了各具萌点的设定,并加入美食、服饰、工艺和习俗等丰富内容,书中所绘插画400余张,同样是以同人作品的蓝本进行绘制。

29

李昀作品《最萌民族风-中华五十六民族风情绘卷-》(图片来源:李昀博客)

特别要说明的是,有些动漫展打着“同人展”、“同人祭”的名义,却和同人毫无关联,只是觉得同人展这一概念较为新兴,便盲目进行跟风,漫展现场充斥着盗版周边,或仅有一小部分区域作为同人交流贩售,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展,近来十分常见,很多同人创作社团对此较为抵触,这也引申出了下文我们提到的问题,正版与盗版的共存。

周边贩售:这里的周边是对正版周边及盗版周边的统称。依旧是之前的调查图表,依旧是之前那张图,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5.24%的爱好者去逛动漫展会购买周边。而以下两张图则反映了漫展现场消费类别及消费额度:

30

除门票外,您在动漫展中会为了什么而消费?

31

除门票外,您在动漫展中消费的额度大约为多少?

从图中可以看到,如果将嘉宾限定品(周边)及同人志也包含在正版作品范围内,大部分的逛展爱好者购买的商品均为正版,但是仔细分析数据会发现,9.73%的盗版周边购买比例和74.31%的正版周边购买比例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事实上多数民间动漫展招商来源主要都为盗版周边展商,商品分布情况与实际用户购买数据凸显反差,那么还有一种情况能够解释的通——许多动漫爱好者无法意识到自己买到的是盗版,或是对正版与盗版的版权概念模糊。笔者联想到一件事,追番本为动漫爱好者的习惯,近七成的动漫爱好者每季度会有3部以上的新番追更,早些年的日本动画新番作品均为民间字幕组制作完成后在各大动漫论坛发布资源,之后被视频网站购买版权播出后,引发一大波网友的围攻,最近《一拳超人》版权被优酷土豆买走引发B站粉丝围攻,认为版权应该让给体验更好的B站,被迫转到优土观看动画的用户被戏称为“B站难民”,被盗版饲养了多年的动漫受众对本该正规化的正版版权购买嗤之以鼻,此到底为谁之过?

32

您有追日番的习惯吗?

那么为什么用户购买盗版周边成为习惯,笔者分析有几方面,一方面盗版周边不牵扯IP授权,没有授权费这笔额外开销,之后便是工厂的量产,早些年的火影头带、龙与虎小公仔、小黄鸡、颜文字产品、炸鸡块抱枕,再到去年遍地开花的干物妹小埋周边,一家生产,各家效仿,于是便有了满场同一款产品,反正量产成本低,实在不行换到礼包里继续卖╮(╯_╰)╭。

这里又要提到同人,笔者此前多次经历在一场漫展现场同人作者在卖自己的周边(T恤),不远处的盗版商家也在卖同样的产品,图片素材使用的是作者网络的图,印出来的图案模糊,T恤质量极差,只是因为价格低廉,销量硬生生的比原作者的正品要好,对此情况作者表示无可奈何,投诉主办方主办方也只是要求商家将产品下架而无法驱逐,毕竟是动漫展而非同人展。

之前的盗版商家只是将触手伸到日本动漫作品,近年来这一重灾区蔓延到了国产动漫作品,此前秦时明月、画江湖之不良人均在官方渠道号召粉丝不要购买盗版周边,插画家黑色禁药的盗墓笔记同人图更是被盗版肆虐,以至于在漫展现场多次出现粉丝购买盗版周边误认为正版被黑色禁药拒签的情况。

再之后,有些盗版商家聪明了,选择另辟蹊径联合做展,或低廉门票,或免门票美其名曰福利展,当然展内卖的都是他们自家的东西,门票收入其次,换了一种方式卖自己的周边,对入场商家进行把控避免重复商品,确保自己销售利益最大化,然后靠嘉宾或赛事吸引爱好者,这就是前文提到的,有舞台演出的嘉宾见面会外加盗版周边大卖场。

国产动画:以前提到国产动画大部分动漫爱好者想到的都是低幼动画作品,很少有国产动画同民间动漫展相结合,近些年新媒体动画兴起,这些新媒体动画的运营团队更为年轻化,市场推广模式更多元化,积极同民间动漫展等线下活动进行结合,尤其是去年大圣归来的现象话题刺激了大量动漫展方关注国产动画作品,双方都有需求的情况下便有了民间动漫展国产动画高曝光的现状。问卷调查结果显示,82.92%的动漫爱好者平日对国产动画有关注。

33

您平日有关注国产动画吗?

笔者简单统计了在展会曝光较多的几个国产动画IP,《秦时明月》、《画江湖之不良人》(若森近期主推作品为《画江湖之灵主》),剑网三和仙剑奇侠传虽然是网游和单机游戏,但在动漫爱好者中有很高的威望所以在这里也特别提及。此外《纳米核心》、《口水三国》、《那年那兔那些事儿》、《英雄别闹》等作品也对动漫展参与积极性较高,而腾讯动漫、有妖气、动漫之家也是动漫展的常客,通常原创动漫平台会携其动画作品一起参展。

上述国产动画作品参与动漫展的形式一般为直接受邀参展及授权代表参展两种,对展会方来说操作灵活,根据展会预算,特装或标展、官方人员参展差旅及接待、作品区域展示搭建,或主创团队见面会等形式,均可以,以秦时明月为例,官方会评估展会规格、人流量、场地面积,一般要求主办方承担展位搭建及所有物料成本并承担参展人员差旅及接待费用,官方带周边进行贩售,或主美成员现场签绘,或连带配音团队舞台见面会一起进行,提供活动礼品,配合活动进行官方宣传。如官方成员不参展情况下选择销售代理或直接官方寄售周边,由展会方安排工作人员进行产品销售,也是节约成本的合作模式选择。上述的合作模式可直观的理解为片方提供礼品及宣传配合,展会方提供参展条件及人员差旅,借由动画作品影响力,无论直接参展、间接参展或内容版块合作,在宣传当中使用授权素材及LOGO,提升展会规格,成为现阶段民间动漫展的选择之一。

当然,除了前面提到的展会方同片方直接对接外,衍生出了新的合作模式,这里稍微介绍下笔者所策划的“国产动画精品展映”公益企划,笔者定义为在动漫展会现场对爱好者群体当中的推广,“孵化”作用。简单来说就是笔者个人拿到了50多部国产动画作品的线下展映官方授权,官方免去沟通,在全国百余场动漫展会进行专场放映企划,配合动画作品放映后的舞台互动环节派发官方周边礼品,以及动画作品原画的配套静态展区,让片方不去现场也可以起到作品的推广展映作用,及解决了漫展主办方希望借助国产动画作品提升展会品牌的需求,也解决了小动画团队无专人对接展会及对国内动漫展不够了解的现状,有兴趣了解更多内容请戳链接(http://www.2cyxw.com/guochan

民间动漫展的运营模式

 

民间动漫展是否正规?通常情况下动漫展三道审批流程,即传统三大批文——文化、安全、税务。多数民间展会在展会批文方面就牵扯问题,以西安动漫展会为例,虽然近两年西安动漫展会井喷,但真正有主办批文回函的展会只有西安动漫游戏文化节,早在2012年第二届举办时该展就已经获得陕西省文化厅、陕西省商务厅等多部门回函同意作为该展主办或指导单位的正式文件,此后展会规格及时间档期虽有调整,但陕西省文化厅一直作为该展主办单位,除此之外,西安目前的所有民间动漫展均无主办单位正式批文,严格意义上来说其他展会都不能算完全符合流程。类似的情况在全国多地动漫展都有,当然各地区对于大型活动举办要求有差异,部分城市虽无主办单位批文但活动可以照常举办。相比来讲,安全审批是活动的重中之重,公安或消防部门对展会随时可以以消防、安全隐患为由叫停,通常情况下各动漫展主办在展会举办前均会同公安及消防部门进行场馆报备,预计人流量、消防预案、安保人员配备方案等。有些展会方受制于场馆原因无法进行安全申报,出于部分侥幸心理有时可以顺利举办,一旦被查对展会则是不可估量的损失。2016年元旦期间山西太原蒲公英动漫游戏嘉年华活动因为举办场地无法进行安全申报,而当天去现场的人又超出主办方预估,导致大量游客及COSER在场馆外公共区域及营业场所逗留,被赶去的公安部门临时叫停活动,事后蒲公英漫展主办第一时间配合公安部门疏散观众并做好善后方案,索幸对漫展口碑没有造成太大影响,但此事在第一时间被漫展主办圈知晓并引发讨论,对安全报批再次引发重视。最后是门票税务报批,同样在不同地区因为当地政策差异会有不同的操作模式,这里也不进行细说。

34

各式样的漫展门票(图片来源:笔者个人收藏)

还有一个问题是摆在各家动漫展主办方面前的,档期撞导致的分流以及爱好者的审美疲劳。追溯到国内最早的动漫活动,97年的西安漫画游园会和98年的广东漫画同人联合展,彼时动漫活动凤毛麟角,每一场动漫活动都是爱好者的盛会,那是甚至还没有COSPLAY,有的只是漫画创作者之间的交流,以及动漫爱好者之间对作品的探讨。近二十年的发展,动漫展规模越做越大,种类分支渐多,前文提到的内容都成为动漫展的主流,接下来问题就来了,办展门槛降低、展会频次增多,这么多展是否有足够的人群消化?

35

1997年西安曼陀罗漫画社会刊对同年西安漫画游园会的报道(图片来源:毕胜)

笔者对2014年及2015年两年时间的西安动漫展会进行全面复盘,2014年37场展会活动,2015年增加至50场,平均下来去年全年每周都有漫展,8个常规主办方,加上零散的动漫社团或个人主办,西安的动漫展市场已形成群雄相争局面,在西安这样一个动漫展的二线发展城市,先不说每周一场漫展爱好者是否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去逛展,已经出现的同档期两家主办方恶性竞争互相撞展导致人群分流,对任何一家主办的实际票房都没有好的结果。而从爱好者的角度,除了邀请的嘉宾一波换一波,展会内容毫无新意,展会上卖的周边也没什么差别,早已有了审美疲劳,在2013年时西安动漫游戏文化节日人流量还能达到峰值破万,自从2014年西安漫展井喷后,漫展日流量逐渐下滑,爱好者也是理性的,花钱买票逛展,一两次无聊之后就会对整个漫展失去兴趣,这已经不是一个展会品牌自身的问题,影响到整个城市的动漫展氛围。

最后谈谈动漫展的成本及营收模式,一场漫展的盈利手段主要包括以下:门票所占比重最大,通常在开展前1—2个月实行预售票制度,以阶梯价格票制发售,通常是以比正式门票低于5元的标准进行预售票销售,再按照预售票价格标准上降低5—10元留给合作票务方或个人票务代理,近两年的电子票模式,如喵特、JUJU、布卡等APP均同漫展进行票务销售合作,这种新兴的票务模式,结合了宣传影响覆盖及票务销售,为各家漫展提供了新的选择。除常规门票营收外,展位招商营收所占比重较小,除此之外就是商业合作(如整展冠名或赛事冠名)或异业排他合作等,部分主办选择展会现场餐饮区、女仆咖啡区、休闲区自主运营,或开发自主周边产品现场贩售,也是展会的营收手段。

相对于集中的几个营收点,漫展的开销更为庞大,分为刚性成本和弹性成本,刚性成本主要是场馆成本、搭建及物料成本、宣传制作物成本、团队人员成本等,弹性成本则包括宣传、赛事奖金、嘉宾等,以上这些均是一场动漫展较大的成本单项。

场馆成本:空场馆租赁成本及其他水电管理费等场馆额外开支,这部分的成本占据整个漫展的一大部分开支,漫展圈有句俗话叫得场馆则事成一半,为了确保抢档期及部分垄断,有些主办方会同场馆方签订长期租用排他合作协议,之后依托场地排他合作模式开拓了第二业务线,如转租场地或依托场地优势同其他展会联合主办,对于新兴的漫展主办来说,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找到能做展的场地。一般漫展的场地种类分为会展中心、体育馆(校园场馆或社会羽毛球馆篮球馆等)、酒店宴会厅、商场(整层或部分区域)、露天(公园或校园内)等几类,不同场地规格成本不一,如会展中心场地租用部分价格参考如下:

36

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室内场馆租金报价 10元/㎡·天

37

宁波国际会展中心场馆租金报价 5元-7元/㎡·天

部分场馆方瞅准了动漫展的人群基数,会加入到动漫展主办阵容中,这里有几个案例。

西安动漫游戏文化节: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西安曲江国际会展(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曲江会展集团),早在2005年刚建成不久就曾租赁场馆给西安木林森动漫展使用,当时只是作为场地方租赁合作,随后的几年曲江会展集团一直在对动漫展进行默默关注,随后曲江会展集团业务面扩大,除了单纯的场馆租赁服务外,也在同其他展会项目联合主办运作,在2011年时,曲江会展集团决定将首个自办展项目选定为动漫展,会展集团成立项目开发部,招入西安动漫社团联盟骨干成员组建项目部核心团队,自2011年首届中国(西安)动漫游戏文化节举办至今,已成为西安地区乃至西北地区最大规模动漫展。如今曲江会展集团内部调整,动漫展运营团队项目开发部并入西安西部文化产业博览会有限公司,动漫展团队归文博会公司管理,但展会依旧以每年2—3场的频率稳定运营。类似的模式还有CLCAF廊坊漫展(组织单位:廊坊国际展览集团有限公司)。

这里特别要提一下中国西部动漫文化节,该展由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重庆市人民政府主办,重庆视美动画艺术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南坪国际会展中心、重庆旭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专业COSPLAY杂志《拓普志》)三方联合执行运营,目前为中国西部地区规模最大、影响范围最广的动漫专业展会。展会在运营中,以战略联盟渠道营销模式,运用运营三方彼此渠道资源开拓动漫节展这一业务新领域,进而产生新盈利的联盟策略。场馆方重庆南坪国际会展中心在该展所发挥的作用是利用其场地资源优势,保证场馆硬件安保服务等多项内容完备,通过联合运营中国西部动漫文化节,场馆方摆脱了传统意义上单纯场地提供方的身份,拓宽自身的业务领域。

除场馆成本外其他刚性成本部分包括
搭建及物料成本:舞台、LED屏幕、桁架喷绘、音响灯光、特定场地需要铺设的地毯、标准展位搭建、特装搭建、桌椅租赁 等
宣传/印刷/制作物成本:门票、证件、海报、DM单 等
团队人员成本:组委会人员工资、临聘兼职人员工资、现场义工补助 等
弹性成本则包括宣传费用、赛事奖金、嘉宾费 等

38

您平常获取相关展会活动信息的主要来源是什么?

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动漫爱好者获取动漫展会的信息来源较为分散,贴吧、微信、QQ、微博、动漫网站各自聚集有一批用户,而实体店、地方媒体等虽占比不多,却有精准的地区宣传覆盖,对于展会的宣传,主办方有多重选择,也就有了宣传预算的可多可少,对外做影响力,同各大动漫APP合作,以及各大动漫网站的稿件软文宣发铺设,虽无法直接导入太多票房,但对整个展会的品牌影响力有极大提升,如搜索引擎关键词收录、展会自家官网的SEO优化等都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展会的品牌影响力提升也会直接带来招商,外地展商对不熟悉的城市的展会讯息查询及规模判断一般都会通过媒体影响力进行判别;对内宣传做精准宣传直接拉动票房,更多直观的方式为贴吧、微博、QQ、微信及落地宣传。

行文至此,本文暂告一段落,关于动漫展笔者仍有许多话题,有机会欢迎业内同仁共同探讨,本文部分内容观点偏激,如有不同意见,欢迎直接联系笔者交流,如文中所提及内容触及到当事展会/团体/个人 ,在此表示抱歉。

特别鸣谢以下展会对问卷调研的支持(排名不分先后)

兰州BO2动漫游戏文化节
南京Goodjob同人会/Lily节日祭典
洛阳CandyJar同人会
烟台碧海祭同人交流会
菏泽漫泽ACG动漫展
ACA(湛江)动漫嘉年华
昆明Animelody动漫嘉年华
昆明COS吧秋日祭/年终祭
昆明亚洲动漫展
大庆Just We动漫游戏嘉年华
酒泉/嘉峪关 UACG动漫展
北京囧囧有神动漫盛典
南宁月邪动漫盛典
山西CityEleven动漫游戏嘉年华
山西CICE动漫游戏展
重庆Animic动漫游戏嘉年华
ACGM上海国际动漫游戏音乐节
北京ZEAL&LOVE动漫展
中国国际漫画节CICF EXPO
亚洲青年动漫大赛
桂林M次方动漫文化展
厦门AMOE同人会
泉州次元门动漫盛典
江阴TWA动漫展
苏州流妖动漫新年祭
大庆冬季游戏动漫节
渭南几何动漫游戏展(几何梦之祭)
西安二次元感谢祭
枣庄榴花动漫文化节
重庆ComiTime雾都同人展
六盘水南浦动漫展
达州Meow Tea动漫文化交流 展
重庆CCX动漫游戏展
普宁ACG动漫展
东营芦月祭(东营动漫文化节)
上海Y3动漫游戏展
广州萤火虫动漫游戏嘉年华
CLCAF廊坊漫展
衢州Anime Market新年祭
北京梦次元动漫展
宜昌NGCP动漫嘉年华
十堰电影动漫文化节/十堰汽车动漫文化节
芜湖MY动漫展
辽阳童年祭
北京京南动漫游戏嘉年华
沈阳HNB圣诞祭/花火祭
宜昌YACA同人游戏展
青岛Bingo动漫展
南昌CGG漫游引力
乐清动漫节
山西蒲公英动漫游戏嘉年华
西安动漫社团联盟(ACAUX)高校巡展
青岛幻梦动漫展
武汉AnimePower动漫游戏交流展
郑州cos吧同好交流会
福州动漫游戏展
天津魔力游戏动漫节
中国(北京)动漫游戏嘉年华(IDO)
禁忌领域同人会
宿州筑梦动漫展
大连漫连志动漫展
河北动漫嘉年华
福州榕城校园动漫节
西宁米堂动漫节
常德Comic Festival in Summer夏日盛典
广州YACA动漫展
太原CAGD动漫游戏嘉年华
湖南四祭漫嘉年华
天津悦丰动漫展
济宁动漫文化节
JC动漫文化游戏交流互动展
台州CrazyComicShow动漫文化游戏交流互动展
西安元旦祭
孝感雪舞祭
荆门悦来动漫文化节
东营狂欢嘉年华
菏泽梦羽动漫盛典FDC
贵阳ComicHope同人展
长沙国际动漫游戏展
西安逃跑计划动漫游戏展
北京M.Y.COMIC游园会(MYC)
南京MJ公益动漫展
山东(济南)ComicCandy动漫嘉年华
宝鸡动漫文化节
泰州素白祭
淄博北巡漫展
东营绯暮蔷薇祭
(苏州)长三角动漫游戏嘉年华
运城德玛西柚动漫嘉年华
成都卡弗动漫游戏展(CAF)
广州国际动漫游戏展
成都LVG漫展
长春国际动漫艺术博览会
(重庆)西部动漫节
泰州SOAR夏日狂欢盛典
东营妖翼同人主题漫展(妖翼祭)
扬州NEKO动漫嘉年华
金华TEC情人祭
余姚cosplay新年祭
慈溪COMICWE同人展
深圳四季漫
深圳CAC动漫游戏创意嘉年华
延安猫的恩返动漫游戏展
成都ComicParty同人展
成都iComic动漫游戏交流会
兰州漫游悠动漫游戏嘉年华
中西部动漫文化巡展
哈尔滨国际动漫周
(哈尔滨)中国冰雪动漫展

 

关于作者:动漫行业从业人士,西安漫圈第三代人,早年创立过动漫社团,联合多个动漫社团做过社团交流展,后发起西安高校动漫巡展并持续运营,自2003年起参与西安各动漫展运营。自2007年起转型动漫媒体人,先后创办或运营动漫控、西部动漫网、唯易动漫网、优漫网、梦域动漫网。后创办自媒体二次元小窝运营至今。受邀担当多地区动漫展运营团队顾问。近年来致力于优秀国产动画作品推广,于各地动漫展企划“国产动画精品展映”。(新浪微博:@动漫媒体人小胖 )

留下回复